| 首页 | 走了  >>
@ 2009-04-05 21:06:09
-[]-

[大爷我很久没说梦话了]今日更年期说梦话,大量术语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olarbear-npice-logs/37518568.html

To高二小碰碰

小碰友打起字来把老朽我累到半死

噢噢孩子看了你的空间和文我还是很喜欢你的=3=

可是如此频繁的自我价值否认···我知道孩子乃这年级压力大主催他压力也大他不止有学业压力还有家里学校社团催我们稿这种事压着······尤其是催稿这事儿(真不是正常人能干的活···)

想我高二那会被囚禁(?)在学校里连溜到门口买个漫*都像犯罪生怕被真·鬼畜加强版副校长抓到(知道的人表说出真相= =) 早上6点半学到晚上10点 这个我们很有共同语言...虽然我当年还会自我摧残,不,是犯贱地回宿舍继续学到11点啥的= =

To以 也许最近不会来看的在宝岛充当熊猫壮士的同桌为代表的就是

没节操星人给大爷们道歉了m(_ _)m它说最近和地球没联络过但它心里一直有你们它就是太懒了

但下面是给所有认识这个糟糕星生物的人的

总之结果老朽我还是莫名地进了个自己根本不知道干啥的专业(现在当然知道了废话啊)

老朽的心理就这样从“妈的你烦不烦啊大爷最看不惯你这种心态了”到“唉孩子苦了你了”再到“同病相怜抱头一起哭”最后“阿弥陀佛苦海无边施主你要放开执念方能解脱”,所以说我相当蛋腚**年以来很少有人能让我发脾气了 。

“**说你脾气特好很能理解别人”

“我也是没节操星人哟~”

“不破廉耻无以立命”

所有的说法,不论是从别人嘴里说出的、自嘲的语言以及自己种种言行都极力要把人格变成它们所描述的那样:“对,褒我成神明贬我如粪土我就是岿然不动。你们怎么玩弄(大误!)嘲笑我开我恶劣玩笑都行!”(多数情况下的确成立)

所以从开始就打算相信你们,并且以后也,一直相信。

寒食节我终于敢把上面一行字从想法变成句子。

数据从中枢神经传到手上,再敲击键盘产生消息经过解码网卡交换机光纤服务器再交换机网卡编码,消息队列等待传输进程线程调度执行地这样过来,文一些的说法是“山顶千门次第开···”。最后的最后0110010这无意义的码字冲破空间障碍竞争过了一切干扰信息还原为“相信”两个字,还原为也许拙劣浅显幼稚单纯的名为“相信”的想法。

我的想法能到你的屏幕上已经不易,能被你看到甚至理解的话,万分感激。

 专业课为数不多的乐趣就是大家把操作系统教科书上的有向图YY一下啊就Y成了一则恩怨纠缠的多角单/苦/虐恋故事,或者是发现自己能认识你们是多么不容易。

就像LAN的网桥一样每个地址都由“学习”而来,因为学习耗时长每一个都需要珍惜;设备启用不再断电甚至加强通电保障避免丢失地址表。

所以在我断电当机之前,名为“你们”的地址表我从未打算丢弃。

这样我们就一直能成为一个Network的吧。

========================人格转换分割线=============================

然这个生物内心阴暗面有,它还没勇气揭伤疤。

==================无关正题闲话===================

全唐诗P164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为泾水黄第四 柳宗元 “···脑涂原野,魄飞扬。星辰复,恢一方···”

读后感:柳大爷请受我一拜

 

 

 

分享到:
TAG:


寸金